What can we expect from the Australian economy?

 

澳大利亚经济前景分析

联邦储备银行行长与财长分别就货币政策及金融政策为澳洲的经济把脉,朱国正总监在SBS粤语节目上就此进行了分析。

2020-05-06

本所国际业务总监David Chu 朱国正先生照例受到 SBS 电台经济事务粤语节目邀请,与主持人宋应勤先生一同讨论澳大利亚的经济现状与前景。欢迎通过下方链接收听该粤语节目,我们也以记录下全程对话便您阅读。

中文对话记录:

主持人:在星期二的时候,财长分别向公众就澳洲的金融政策和财务政策发表了声明。那究竟内容是怎样的?他们对澳洲的经济如何把脉?财经界的反应又如何?要解答这些问题,我们再次请来了信永中和的国际业务总监朱国正先生继续给大家分析。

David:央行就维持利息不变,即0.25%。其实这也在大家的预期范围内。经济专家就说,利息的变化已经定下来了,最重要是听行长在他的讲话里面有什么风声透露出来。

主持人:那究竟有什么风声透露出来?

David:是的,行长在其声明里面就比较审慎乐观。经济专家也看到行长这一次比上两次从容镇定了,似乎他也觉得疫情对澳洲经济的冲击得到舒缓了,所以他们的总结就是,他们相信疫情对澳洲的影响已经差不多了。

主持人:这是一件好事,如果储备银行不不加重措施,就表示现在的货币政策可以说是到位的。

David:可以这么说,但与此同时,经济专家就说,央行所能动用的储备其实已经用得差不多了,利率降到0.25%这么低,已经无法再降了,因为澳洲和欧洲国家的环境不一样,在澳洲根本不可能去到负利率的境地。所以,如果单纯把利率作为一种工具,0.25%已经是极限了。行长接着也提到,他们还有另外一套方案,就是量化宽松。

主持人:就是买债券。

David:买债券的问题就是买什么债券?债券也分等级。

主持人:是的。

David:以前如果央行要买债券,短期的债券只能收购A1,现在可以收购A3,A3就是质量低一点、风险高一点的类别。长期债券的话,央行以前只会买AAA等级的,而现在就降到了BBB-,也就是说,虽不至于像垃圾债券那么差,但风险挺高了。也就是说,如果再动用一些量化宽松的措施,就表示央行愿意去买一些质量较差的债券来增加流动性。这不是件坏事。不过始终希望不用买这么多也能维持流动性。

主持人:有很多人说央行这样买债券,其实是要帮助一些企业。因为在非常动荡的情况下,很多人都会抛售手中的债券,无论什么级别,目的就是要套现。如果你的债券本身评级就低,再加上一个非常动荡的情况,没有人愿意接手,就可能出现崩盘,一旦崩盘公司就可能倒闭了。央行现在出手是否就为了要帮助这些企业?

David:其实央行这次出手主要是帮助一些金融机构,因为这些金融机构,譬如一些企业,他们发行债券的时候,主要都是一些投资者和金融机构购买。如果金融机构一直持有这些的债券,因为这些债券动不得,不可以硬着贱价卖出去套现,否则就亏本了。如果由央行来买的话,让这些金融机构得到一些现金,他们就可以再借贷出去。所以主要在于帮助一些金融机构。至于你说那些债券本身怎样?大家还记得2008年金融风暴的时候,主要都是一些垃圾债券崩盘。谁持有那些债券就有麻烦了。这就使得在那种情形下,市场上有发生了非常多的财务损失。

主持人:由于时间关系,我们转一下话题。财长在星期二出席了全国记者招待会。他为澳洲经济描绘出来的前景不太乐观,是吗?

David:财长估计失业率会达到10%。上一回澳洲统计局公布的数字只有5.2%。主要是因为那个5.2%是基于三月初的统计。现在将会达到10%。他说,如果我们澳洲不是有自己的措施,而是跟随欧洲那一套的话,我们的失业率会涨到17%。这就是他给自己加点分吧。但是有一些财经界的机构,譬如澳新银行等,他们认为失业率其实可能上升到12%-13%。至于这次政府的刺激方案,大体上总共动用3200亿,占国民生产总值的10%。如果没有这些措施的话,若经济持续低迷下去,每一周澳洲会有40亿的经济损失。所以财长就说,透过这些经济刺激方案,可以将澳洲的经济稳住,从而在疫情过后希望可以反弹。我们就看看情况会如何发展。经济专家现在已经开始说了,疫情大致趋向稳定了,要思考如何让经济重新起步。

主持人:那财长有没有说一旦经济重新起步的话,我们现在要做一些什么准备,譬如一些前瞻性的政策上的部署?

David:他们说可能还有一些措施会出来。很多经济专家已经提出了很多不同的策略。譬如,一辆车电池坏了,启动不了,如果要让这辆车再次启动,就当然要像我们广东话所说的,需要一条“过江龙”,搭一条充电线充电,让发动机能够启动。具体有什么措施或者考虑的方法呢?大体上,经济专家就说最重要有三个方面。

第一就是一定要有一些措施能够帮助中小企业,因为中小企业差不多就是澳洲经济的动力。如果他们无法重新起步,就会对整个经济,尤其对就业,会有影响。在中小企业方面,最要紧的是,最受创的那几个行业就是旅游、休闲、零售、餐饮这些,看看有什么办法可以帮助这些企业重新起步,重新聘请员工。

第二个方法,有经济专家就提出,可能要尽快让一些外国留学生或者是持短期工作签证的外国人回来。这当然是在疫情可控的情况下,因为上次跟大家提过,由于疫情的缘故,有30万持短期签证的人士离开了澳洲。你想想澳洲的总人口也只有2500万,30万就算是一个相对重要的群体了。有些专家就说,可能要尽快让这些人回来。第一,他们会在澳洲创造消费;第二,要考虑留学生为澳洲创造的外汇收入,金额有数百亿之多。这也需要另外采取一些措施。

第三就是,有些经济专家说,可能要趁此机会,改动一下税收制度。虽然经过了那么多次税制改革调研,但却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大动作。他们也提到,譬如买房,我们那时候要付印花税。这印花税其实就是让州政府有钱进他们的库房,但是经济专家就提到,每一块钱的印花税可能会对国民生产总值有八毛钱的不良影响 。另一方面就是澳洲的公司税。现在公司税的税率是25%。经济专家也说,每一块钱公司税进入库房,对经济就有五毛钱的影响。所以这类对经济影响比较大的税是否需要一些改革?反而他们就看, 当然减税税不可能的,毕竟政府需要开销。他们可能考虑在GST上动手,因为这个税是在消费的时候才需缴纳。这样级就变成了透过加GST,减印花税和公司税。这就给做生意的人更多的鼓励。多赚钱,少缴税,这样税后的收入就提高了。而地方政府,如果在这方面多花了钱,就在其他方面补回来。所以有不同的方案,就看政府要采取什么措施,尽快让澳洲的经济重新起步。

主持人:是的。David,您是一名专业的会计师。有很多人都在讨论一件事情,就是澳洲即便在经济状况好的时候,申报的条例、税务的安排、会计工作的要求,都是相当繁重的,让一些公司花了不少钱。您对这方面的看法如何?

David:这是的,澳洲的税制的确很繁复。其实没什么,税收条例越多,涉及合规性的申报要求就越高,这就导致了大众花费不少精力和金钱在报税上面。所以有税务专家就说希望在税制方面可以简化,从而让大众市民可以把精力省下来用在一些更有建设性的活动上,譬如多做点生意,甚至多跟家人聊天,这都是好事。

主持人:是的,没错。我们非常感谢信永中和的国际业务总监朱国正先生这次在节目当中给大家介绍储备银行和财长在星期二发表的声明中给澳洲经济所作的把脉,以及金融界前瞻性的看法。谢谢您!

David:多谢您Thomas!多谢各位听众。

联系我们

朱国正总监对亚洲上市公司所处的环境,现存的国际税务问题,企业管治和不同的证交所要求都有广泛的关注和研究,并且在业界受到高度评价。欢迎联系我们,了解我们如何在此特殊的环境下为您的业务提供支持。

David Chu

E dchu@shinewing.com.au


本节目来源于 SBS 粤语电台2020年5月6日的节目。
声明:本文内所包含之材料属一般评论与信息性质,并非咨询意见。不应以之作为依据。因本刊物所包含的材料而产生的或与之相关的任何损失或损害,信永中和澳大利亚以及相关实体或其任何办事处、雇员或代表均不承担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