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come tax

When are deductions allowed for employees' transport expenses? 

 

所得税 - 员工的交通费用何时可用于税收减免?

2019年12月13日,税务专员发布了《税务裁定 TR 2019/D7草案》,以取代现有《税务裁定 TR 2017/D6草案》的一部分。

2019-12-20

该税务裁定草案确认,下班回家的路途在性质上将被视为私人出行,因此产生的交通费用不能减扣。 要想获得交通费用的减扣,则必须被认定为是在获得或产生应税所得的过程中发生的交通,其可能受到以下因素的支持:

  • 工作时间内出行

  • 员工在雇主指示下出行

  • 出行符合工作职责要求

  • 出行与履行工作职责的实际需求有关

  • 雇主要求出行

《2019年裁定草案》提供了若干项示例,其在《2017年裁定草案》未获考虑,而这些示例就何时可将出行的性质视为与工作相关而非私人出行提供了指导。税务专员强调了以下关键指导内容:

指示与控制

  • John Holland一案在研议“指示与控制”的概念时,对《2017年裁决草案》中ATO的观点进行了扩大论述。  

  • 每一种情况的具体事实与情形都需要加以考虑,因为单凭存在“指示与控制”可能不充分

  • 《2019年裁决草案》仍未述及在机场或飞机上用笔记本电脑工作的独自出行的员工是否会被视为处于“指示与控制权”下

  • 要证明员工在交通途中处于“指示与控制”之下,雇主的政策至关重要。

对随传随到和待命安排的考量

如果满足以下所有条件,处于待命状态的员工的差旅费用亦可作为抵扣:

  • 员工实质上在家里就开始履行工作职责,并需要前往固定的工作地点完成这些特定职责。

  • 因工作职责的性质而必须在两个地点开展工作。

  • 前往工作场所不属于正常情况下的工作出行。

运输庞大的设备

若属以下情况,差旅费用可予税收抵扣:

  • 所述设备对于履行员工的工作职责必不可少

  • 因设备庞大,开车或以其他私人车辆运输是唯一可行的选择

  • 在固定工作地点往返运输设备有实际必要性,因为在员工的固定工作地点没有任何安全区域可存放设备,或者每天都要将设备运输到不同的地点。

在家工作

  • 如果员工出于自身方便而在家中履行工作职责,则其前往固定工作地点的差旅费用不可作为税收抵扣
  • 令人失望的是,《2019年裁定草案》表明,员工是否大部分时间都在家里工作并不重要,家不会被视为营业场所。

其它要点与见解

有趣的是,新的裁定草案不考虑“特殊要求差旅”,该概念在《2017年裁定草案》中被引入,用于解释因与某些工作和行业相关的特殊要求而发生的某些差旅的可减免性。

我们预期ATO将很快发布对TR 2017/D6的第2部分的更新,阐述员工福利税的处理;按我们的预想,其中将包含关于离家生活津贴LAFHA和搬迁福利的指南。

相比于现已撤回的杂项税收裁定MT2030,《2017年裁定草案》中被保留的其他主要内容有:

  • 就“指示与控制”的概念所提供的进一步指导

  • 涉及灵活工作安排让员工在家工作的指南和示例

  • 以大量现代示例阐述各种可能的情况。

联系我们

欧斯迪

E soflynn@shinewing.com.au

韦贺岚

E hwicker@shinewing.com.au

 莫飒睦

E smorris@shinewing.com.au

白哲新

E jbatticciotto@shinewing.com.a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