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portunities between Australia and China in the midst of the pandemic

疫情下澳中两国商机有多少?

本所国际业务总监朱国正先生分析中澳两国出台的金融措施以及这些措施可能带来的商机。

2020-04-23

本所国际业务总监David Chu 朱国正先生照例受到 SBS 电台经济事务粤语节目邀请,与主持人宋应勤先生一同讨论澳大利亚与中国各自出台的金融措施,并分析这些措施可能带来的商机。欢迎通过下方链接收听该粤语节目,我们也以记录下全程对话便您阅读。

中文对话记录:

主持人:大家知道现在全世界都推出许多金融措施来救市。香港如此,中国如此,而澳洲也如此。当我们现在把焦点放在中国和澳洲的时候,其实两国都有出台不同的金融措施,那有没有可以创造商机的地方。为了解答这个问题,我们请来了信永中和国际业务总监朱国正先生给大家做分析。David您好!

David:Thomas您好!各位听众好!

主持人:David,我们知道澳洲和中国都分别推出了一些金融措施来救市。大家都在讨论一个问题,在这种情况下有没任何商机会因此被创造出来,也请您来给大家分析一下。

David:是的,其实中国人常说“危机”“危机”,有危就有机。这次遇到这个疫情,當中的困局其实是很多公司都要处理的。至于国与国之间,其实差不过60%以上的国家都已经封关,你想去都去不了。一去一回都要面对很大的麻烦。贸易方面有点影响,投资方面可能要放一放。

主持人:但中国那方面最近才开始复工,复工的情况到什么程度了呢?

David:其实一个叫华夏资金管理的公司出了一份报告,整体上中国已经复工89%,上市公司就差不多100%;中小企业、私人企业的比例当然就会低一点,但平均来说也有89%,即接近90%了。但是复工的程度不一,有些是全面复工,有些就需要员工在家上班,有些就需要弹性上班,亦即避免上下班高峰期太多人聚集,这就造成了复工情况不一。不同的行业也有不同的复工情况,譬如制造业,有些地方也因为出入不方便,部分工人未必能上班;但有些,譬如服务性行业,可能像咨询这类的工作,可以通过远程操作进行。但如果你要餐饮业也远程工作就比较难了。

虽然如此,各行各业都在慢慢地恢复了。中国其实有很多指标用来确定复工的情况,包括各地的煤使用量、交通工具载客量、航空、道路、铁路甚至商场的人流量,都可以看到复工的情况。譬如包裹的递送可以体现复工情况,Internet互联网的使用、电力的使用,各方面汇总起来,就可以大致上看到复工的情况。譬如上海市,刚刚有一份报告出来,在办公方面差不多恢复了85%;在医疗卫生方面大概恢复了七至八成,(因为有部分人员去了处理疫情)。商场大概有85%,但酒店、餐饮业就麻烦一点,只有六七成。至于商业大楼,就其用电的情况来看,商业楼宇即写字楼都有八成到八成五了。显示正在慢慢恢复过来。

主持人:物流供应链的情况又如何呢?

David:是的,由于中国政府希望能够稳定本身内部的经济,所以对物流、供应链方面是特别关注的。只要是能使供应链越来越顺畅的措施,他们都会采取,譬如现在所有的公路,包括收费道路,现在都是免费的,预期这种情况会维持到今年6月底,希望能够帮到一些货物的运输。至于载量安排,但凡关于医疗、疫情控制的,例如口罩、防护服,洗手液等各方面,但凡防疫设备,都享有有优先运载的权利。

主持人:我们知道澳洲和中国方面都分别有金融措施出来,现在营商环境和以前的营商环境不同。在目前大家互相依赖、互相补足的情况下,有没创造出一些新的商机呢?

David:所谓危中有机,,新的商机自然是有的。很多餐饮店虽然在堂食方面受到影响,但外卖却增加了,有增加两成到四成不等。这就使容器的使用大大增加了,像塑料盒、泡沫盒等,其实这些都不是很环保,所以如果有澳洲公司能够提供这方面的技术,在一次性的食品盒方面是有很大机会的。

其次就是在网上购物。由于各地的封关、各地的社交隔离,导致很多人都转到了网上购物,使网上购物也增加了。那对于澳洲公司有什么商机呢?如果大家都能通过网上推广产品的话,距离就不会构成一个很大的障碍。所以澳洲公司如果能利用这种改变了的购物方式,来将其产品向中国推广,其实是很大机会的。中国现在手机数目都接近甚至超过14亿了,也就是说用手机购物的人多了。不过当然澳洲公司须要考虑的是要挑选哪一个平台,挑选哪一些KOL网红,去帮助他们。就算你能将产品卖出去了,怎么送货?这就需要解决物流、存货的安排,售后服务等等,这些当然都要照顾到。由于生活方式或购物方式改变了,因此给澳洲公司创造了新的机遇。

第三点就是,反过来说,由于有了网上购物,国与国之间的距离其实更近了。在某些方面,现在我们提到将我们的产品销往中国。但另一方面有没考虑过澳洲公司可以帮助中国的一些品牌进入澳洲。这也是一种机遇。中国现在也给外国品牌制造许多产品。现在我们去超级市场和商场,可以说无论任何货架上的商品都能找中国制造的。不过我们通常说的中国制造只是OEM(代工生产),由别人做好设计和规格,拿到中国组装或组装,然后贴上别人的品牌出来。其实有些东西中国是可以自主生产的,例如食品,可以研究某些中国食品是可以做成西方口味,其实也是可行的。澳洲人当然有澳洲口味,调味品,还有所谓的香料。是否可以在中国制造某些香料,用中国的品牌出口过来?其实在这些食品方面中国是可以做的,但当然我们要注重品质、卫生、安全。如果是达到同样的安全水平,同样的质量,那为何不能采用自家品牌在澳洲销售?像服装,服装里面有很多名牌都是在中国制造,那中国可不可以自己也设计一些符合西方口味的服装?现在中国其实已经有这些设计,只不过出不了国门。

主持人:那现在面对那么多商机的时候,有没什么障碍呢?

David:这就视乎何时能够全面解封了。大家暂时都不知道。做生意始终需要人的交往,以及物件的运送。人的交往,如果大家不能走在一起谈,那这方面当然会受到一些限制。据我这几个月以来的观察,但是在某种程度上,通过一些网上会议的软件,其实可以处理50%的事情。但其余的50%还是要面对面的交谈才可以处理。至于封关,如果不解封,那些货物未必能按时付运。听说说最近空运情况,由于客运方面的减少,比方香港和墨尔本和悉尼每天只剩下一班,其实这些航班除了载客,每一班客运都有一些货物在飞机上跟载,所以由于航班减少了,很多货就出不来;而即便能出来——我也跟不少物流公司谈过,现在的空运运费比疫情之前高了3~4倍。

主持人:这就无形中把成本抬高了。

David:是的,这就使得在某些情况下出口不化算了。

主持人:是的。那我们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等待疫情过去。我们非常感谢现仍在香港出差的信永中和国际业务总监朱国正先生给大家分享中国复工的情况以及澳洲和中国之间的商贸关系。多谢您!

David:多谢您Thomas!多谢各位听众!

联系我们

朱国正总监对亚洲上市公司所处的环境,现存的国际税务问题,企业管治和不同的证交所要求都有广泛的关注和研究,并且在业界受到高度评价。欢迎联系我们,了解我们如何在此特殊的环境下为您的业务提供支持。

David Chu

E dchu@shinewing.com.au

本节目来源于 SBS 粤语电台2020年4月22日的节目。
声明:本文内所包含之材料属一般评论与信息性质,并非咨询意见。不应以之作为依据。因本刊物所包含的材料而产生的或与之相关的任何损失或损害,信永中和澳大利亚以及相关实体或其任何办事处、雇员或代表均不承担任何责任。